民主应当怎样玩法——与李承鹏先生商榷
2012-05-23 15:58:38
  • 0
  • 1
  • 364

 

民主应该怎样玩法

——也和李承鹏先生谈所谓“民主障碍”

                                                    碧琼子

李承鹏先生是名人。笔者孤陋寡闻,鲜读过他的文字。直到去年初,在基层选举人民代表时,他自荐为独立候选人,要参选人大代表,以亲身实践,去争取兑现公民权利,因此对他心存几分敬意。

这次的话题,却是从他的一则新浪围脖引起的。

在这则微博中他说: “中国民主之障碍:追求民主的一些人们,因为人微言轻、屡受打击,为壮大自己开始寻求志同道合者,遥通声息,拔刀相助…慢慢地,形成一个又一个圈子,一个又一个饭局……后来,这个景象变成了拉帮结派……宏观民主概念正确,具体事情却双重甚至多重标准……最后远离民主本质,走向自己的反面。”

他在跟帖中又说:“因此,我选择单玩,你们懂的……我不想多年以后,大家遥指坐在台上一群傻逼,说:看,这就是当年忽悠我们的那群人。而其中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竟是我。”

这话让人好生纳闷。

笔者不知其所言究竟何人何事,不便具体评论,仅从李先生的字面来看,“追求民主的一些人们,……寻求志同道合者,”怎么就会“最后远离民主本质,走向自己的反面?”怎么又会在多年以后,被指责为一群忽悠民众的傻逼呢?看不出前后有任何因果关系,任何逻辑关系。从李先生的结论“因此,我选择单玩”来看,李先生批评的,就是那些追求民主的人们“寻求志同道合者,”所谓”变成拉帮结派“的行为。

问题的核心出来了,那就是:这民主究竟应该怎麽样玩法?是不是只可以单玩,而一旦寻求志同道合者,就会“走向自己的反面”成为“中国民主之障碍”?

     笔者认为,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民主应该怎样玩?那就是按照民主本身的定义去玩。当然,关于民主的定义,自民主这个词儿产生以来,说法就很复杂,可以说是众说纷纭五花八门。但是它有一个公认的,基本的,常识性的理解,那就是人民当家作主。既是如此,追求民主的人们,就完全有权利根据自己的认识和具体情况,选择民主的玩法,单玩或者群玩。

    针对民主定义莫衷一是的情况,美国国务院曾发起“民主就是……”民主定义竞赛活动。结果,在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的1400多名Twitter用户参与的这项活动中,网名zuola的中国网络人周曙光的民主定义得到最多用户的推崇。周曙光的民主定义是:“民主就是独立的个体和独立的组织,在文明社会中使用除暴力外的透明手段,争取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逐渐完善的游戏规则。”

张曙光的这个民主定义,也说明了在个叫做“民主’的游戏规则中,天然的和必然的有着两种玩法:单玩和群玩(“独立的个体和独立的组织”)。民主不仅仅是一种理念,不仅需要少数的先知先觉者宣传呐喊,张扬理念,抨击专制,对大众予以启蒙(这诚然是很重要的),它更重要的是一个充满了曲折和反复的过程,是一种艰苦复杂的实践。在民主与专制之间,存在着一个广阔的飞地,需要追求和践行民主的人们去淌过。而在这个飞地等待他们的,不是鲜花和美酒。而是荆棘和沟壑。无论从世界民主潮流的进程,还是当下我国朝野推进民主的实践来考量,若只允许单玩,都是不可思议的。

就拿您李先生来说,您在网上著文发声,宣传民主理念,这是单玩;但您自荐为独立候选人,准备参选人大代表时,单玩行吗?您起码需要十位选民联署举荐,您的自荐才得以成立;您还需要广大选民对您的了解和认可,为您投上神圣的一票,您单玩行吗?

这些,应该说都几近于常识,以李先生的水平不会不知道,之所以发出引用的那些言论,必有原因。从那段文字看,至少有两点。

一是这些追求民主的人们中出现了些问题,“宏观民主概念正确,具体事情却双重甚至多重标准”.这不是很正常吗?就个体来说,谁的成长道路是笔直的?哪一棵树长大时没有旁逸斜出?谁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更何况推进民主进程这样一个无比浩大和艰巨的事业!且不说境况是何等的盘根错节,对手是何等的顽固和狡诈,只说自己的队伍,长期的严酷的意识形态控制,我们不仅没有成熟的公民社会,也鲜有成熟的公民,缺少民主的经验。那么,在追求民主的过程中,出现一些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不是很正常吗?由他们自己去经历,感受,学习,总结,放弃,坚持,吸取,更新……也由他们之间互相磋商,讨论,争执,碰撞,分开,合并……总之让他们去实践,扬弃,只要方向正确,总会走向壮大和成熟。在一这过程中,寻求志同道合者以壮大自己,不仅合理,而且必要。怎么就会“远离民主本质,走向自己的反面”,成为“中国民主之障碍”?应该严肃地指出,集会,结社这些事,,在国家的宪法中也是明确写着的公民权利(虽然没有完全兑现),民政部最近又发文规定,公民的社团组织,包括政治性的,都可以直接登记。至于“饭局”,“小圈子”之类,则是任何一个有公民权的人日常生活中常有的事。在李承鹏先生那里竟被非议到那个吓人的高度,实在匪夷所思。不客气地说,在这里,我们从李先生的衣服下面,看到了他主观上极力反对却不经意露出的专制思维的尾巴。

第二个原因,可能是因为李先生所指的这些“追求民主的人是特定对象,即他们多处于底层,”人微言轻、屡受打击”……当下,在追求民主的人们中,有一大批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律师,教授,以及以及一批身在江湖,心怀魏阙的民间意见领袖,他们或探幽历史,正本清源,或弘扬理念,开启民智,或反思文革,警示教训,或鞭贬时痹,激浊扬清……他们有着强烈的以天下为己任的意识,不少人学贯中西,理论修养深厚,高瞻远瞩,所发之声不乏洪钟大吕,他们是所谓精英阶层,是当下民主潮流的主力。近年来,又有越来越多的底层民众,或直接因为自身公民权利饱受侵犯,或因为接触了一些民主思想,懂得了一些法律知识,开始参与推进民主的实践,有的拿起法律武器,走上维权的道路,有的不怕人微言轻,自荐基层人大代表候选人,积极参政,用行动去争取兑现法律规定的公民权利,有的满腔正义,奋不顾身的救助那些被黑暗势力迫害的民主同仁……私下认为,他们和那些民主前驱者一样值得尊重。由于他们的社会地位相对更低,生存环境和活动空间更为逼仄,他们的奋斗更为艰苦,更加寂寞。也由于他们文化程度相对较低,理论准备相对不足,社会资源更缺乏,他们“为壮大自己开始寻求志同道合者”不仅完全正常,而且完全必要!这后一点,尤其要强调,试想,在推进民主的进程中,如果全部是所谓“单玩”,没有所谓’拉帮结派”,怎么可能形成强大的制约权力的反对力量?其间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套用一句俗话,是“成长中的问题”,同一营垒中的精英分子,应该关注他们,关心他们,热情的向他们伸出援手,帮助他们,(很感动的看到,有许多精英人物已经这样做了)在互动中共同走向成熟。因为,他们的出现,是民众觉醒的标志,是民主进程走向新阶段的标志,因为,民主归根结底是民众自己的事,只有越来越多的民众的觉醒,才可能建成公民社会,只有形成了成熟的公民社会,国家的民主才可能渐次走向成熟。若在这个过程中,自始至终只有少数精英的活动,他们就会面临夏瑜的命运!

在推进民主这一复杂的,浩大的,动态的,反复的过程中,只能按照民主本身的精神去玩。任何以清高的,轻慢的态度对他咱们随意指斥,是不负责任的,有害的。企图按自己的认识,去统一追求民主的方法路径的做法,实质上就像有人老是想去钳制一个民族的思想一样,是专指思维的一种体现,谁也没有权利这样做。

国人受专制意识形态浸淫久矣,其方方面面的影响甚至已深入我们的血液,追求民主的人们也概莫能外。这恐怕才是“民主的障碍”。对此保持高度警惕,自觉地反思,认真地从自己的血肉中剔除它,是追求民主的人们的使命之一。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