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张增设“美化文革罪”是一种文革思维
2012-09-04 22:36:44
  • 0
  • 0
  • 23

主张增设“美化文革罪”是一种文革思维

碧琼子

 

 

日前,一位网友有感于美化文革的言论泛滥,担心对社会造成危害,出于对文革的深恶痛绝,主张增设“美化文革罪”,他说:“:中国人在二十世纪遭遇的灾难是空前的,我希望这种杯具一定要“绝后”,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希望文革灾难不要重现……”忧国忧民,担心文革复辟,其用心良苦矣!然而建议对美化文革的人们增设罪名,其主张大谬矣!

因为,这是一种文革思维。

首先,这种主张的实质是主张因言治罪,这有悖于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二章第35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那些美化文革的人们,或撰文,或演说,或集会,或跟帖,或上书,表达他们对文革的看法,其认识虽然糊涂,其主张虽然荒谬,但都是一种言论。主张对他们定罪,就是主张因言定罪,它直接违背了宪法第35条(尽管该条款还需要进一步兑现),是一种历史的倒退。

无法无天,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文字狱、言论罪泛滥,是文革的重要特点之一。文革期间,人们对毛泽东的迷信和崇拜到了登峰造极无以复加的地步。人们表面上似乎拥有所谓“四大自由”(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但实际上这四大的矛头只准指向百姓间的内斗,或指向最高领袖的政敌和假想政敌所谓”走资派”假若你对毛的思想主义言论有丝毫的怀疑,都必将大牢伺候以致处以极刑。那时候,你写(或者抄写)大字报错了或漏了一个关键字,唱歌呼口号发生口误,不小心打碎了一尊石膏”宝像”你对刘少奇的遭遇稍有同情,对倒行逆施的文革稍有议论,甚至,你为了更好地学习革命理论,组织学习小组,研读马了主义的经典著作,你的心得略有创见,你都会陷入灭顶之灾,都会得到一定现行反革命的帽子。为了锱铢不漏的打击异端思想,剿灭出轨言论,特地量身定做了一个“炮打三红’的罪名即”所谓“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林副主席”,反对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反对毛主席的革命路线“,都一律是现行反革命罪。遇罗克,张志新,王佩英,王申酉,刘文辉(上海船舶厂),刘振武(广西博白),李九莲,西北某地共产主义研究小组……这些思想解放的先行者,这些民族的精英,都为自己的思想和言论而献出了自己高贵的头颅。这位网友在他的文章里引用了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说:“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万8千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以说明文革的罪恶,这固然不错。可他是否知道,据当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讲话,这13万5千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的人,都是张志新式的冤案,也即是说,都是因言获罪!细究起来,那420万余被关押审查的人,172万8千余非正常死亡的人,又有多少是因言获罪的!历史是如此的沉重和血腥,在今天,还应该重蹈以言治罪的老路吗?

随意的给要打压的人安个罪名,是文革的普遍做法,是文革特色。笔者在拙文《看当年有多少罪名砸向我们》中,列举了几十种,仅公安六条,一次就划了21种敌人。文章贴出后,又有跟贴补充了若干种,应该说仍是不完全的。结果是“坏人“遍地,人人自危。现在又要增设一个新罪名,岂不是为文革添火加薪,推波助澜?

   不以言论治罪,是一条法律,也必须是一种刚性的考量。也就是说,不以言论治罪不能以言说者的言论是否正确,是否对社会有益为标准。因为,言论正确与否,不同观点、不同认识,不同立场、不同地位的人看来是不同的。例如,这位网友认为美化文革的言论是不正确的,是对社会有害的,而在乌有之乡的人们看来,茅于轼先生,袁腾飞老师等人的言论是错误的,是卖国言论,于是,这位网友建议对美化文革的言论定罪,而乌有之乡的人们上书,要把茅于轼先生等人定为汉奸文人……那么,一来二去,每一种言论都可能遭到封杀,每一个所谓异见分子都将被治罪。

那么,剩下的,就只能是最高统治者一人的声音一人的思想,那就是意识形态的专制。著名经济学家、文革研究者杨小凯先生曾一针见血地指出,意识形态的专制是最可怕的专制。试问,一个只准发一种声音的民族,会有任何活力和创造吗?一旦灾难袭来,又有什么力量可以制约和牵制?血流成河的文革就这样发生了。

   文革必须彻底否定,文革复辟必须坚决避免(事实上,这种复辟在局部地区已经发生了,我们惊悚于它的恐怖)。但是,对文革的彻底否定,避免二次文革发生,决不能采用文革的思维和做法,而只能彻底放开对文革反思和研究的种种限制,开放国家有关档案,彻底揭露文革的滔天罪恶,从制度,理论,思想,思维方式等诸方面做彻底反思。言论不设禁区,理论不划边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惟其如此,才能彻底的从我们民族的肌体上剜出文革及其产生根源这一大毒瘤。倘若如此,我们聪敏智慧的民族,我们为了探索真理前赴后继的国民,一定能在这个重大的历史问题上达成共识。而这正是实现中华民族真正复兴的重要前提之一。

   这位网友忧国忧民,对文革深恶痛绝,担心二次文革的发生,可是,他在试图解决问题时却不幸堕入了文革的思维,这真是悲剧。这种情况,恐怕绝非个例。这充分反映了文革对我们民族的戕害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它的毒素已经浸入我们的肌体。从我们的血肉中一丝一缕的清除它,使我们的国民成为一个个的健康人,将是何等的艰苦和漫长。

这既使我们警醒,又使我们痛彻心肺。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