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所谓“历史虚无主义——-读《基石》
2013-02-23 14:17:29
  • 0
  • 3
  • 26

也谈所谓”历史虚无主义”

——读《对历史的自觉自信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基石》

                                       碧琼子

    对历史的自觉自信是抵制历史虚无主义的基石》(以下简称《基石》)一文说的本是一件大家都知道,大家都关心的事,目的很明确,拥护什么,反对什么,心里都明明白白的,本来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楚,可文章偏要把事情塞在一个什么关于“历史虚无主义”的框架中,试图从理论角度抢占高枝,获得一种言说的客观性。有人随即将其吹捧为什么”马列主义的伟大历史文献“云云。好在黑字白纸就在那儿,在心态正常的人们看来,这不仅不是什么伟大文献,而是逻辑悖谬,理论混沌,专制思维,霸王嘴脸,让从那段历史中走过来的人们,又见当年“效”“罗思鼎”的作派。

    理论文章要站得住脚,起码的常识,要摆事实,讲道理(即说事时遵循一定的逻辑),对援引的理论有依有据,不肆意曲解,不实用主义。

    笔者非理论工作者,《基石》的用意也早已超出学术问题,但事关重大,不容缄默,故从常识角度以平民视野对该文作一些点评。

  通观全篇,作者把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思想解放运动指斥为”历史虚无主义“。 。什么是”历史虚无主义“?按作者的说法,历史虚无主义通过消解和解构历史,否认一些人们已经普遍接受的事实,强调历史是一种可以随意涂鸦的“空”或“无”。因此,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历史唯心主义”,“历史虚无主义则认为,历史是某些处于权力结构顶端的人出于统治目的的需要而对某些事件和认识的选择性组合

    在这里,历史虚无主义的罪名之一是”消解和解构历史“。

    历史可以消解和解构吗?我们先看什么是历史。

    维基百科:“歷史,或简称,指对人类社会过去事件和行动,以及对这些事件行为有系统的记录、诠释和研究这个定义表明,历史既是客观的,又是主观的。它指“人类社会过去事件和行动,它是事实,是一种客观存在。这是历史的客观性,这也正是历史的庄严之所在。它不容改变,不容抹杀。”消解“的意思即“消释,消除”,一种客观存在你可以使它消除吗?所以所谓'“消解历史”,是一种不可能存在的行为。

  另一方面,作为客观存在的历史,又是由人们来抒写和言说(即所谓”有系统的记录、诠释和研究“)的,而言说历史的人们,由于他们的立场、思想、方法以及利益的不同,对于相同的历史事实,就可能有不同的言说。这是历史的主观性。那个齐国的重臣崔杼,不是明明杀了国君齐庄公,却强迫史官写成”齐庄公得疟疾死了“吗?不是有人把抗战主力,在抗日主战场上浴血奋战,做出重要牺牲的政府军对说成是消极抗战,把具有或可能具有独立思想的完全无辜的的数百万知识分子,打成右派分子阶级敌人吗?造成血流成河,民生涂炭,国民经济崩溃的旷世灾难文化大革命,不是反复的被言说和歌唱”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吗?在这里,我们看到历史的主观性和历史的客观性经常打架,打架的结果总是主观性强暴了客观性。既然如此,人们为什么不能解构历史?难道历史真的只能由权力写成,百姓不容关注不容置喙吗?那何必不干脆就下红头文件,披什么历史的外衣呢?

 同理,在这种情况下,“历史是某些处于权力结构顶端的人出于统治目的的需要而对某些事件和认识的选择性组合并非不可能。依据历史的客观请况揭示出这种状况,并非是什么“历史虚无主义”。

   <基石〉指斥的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的罪名之二,否认人们已经普遍接受的事实。人们已经普遍接受的事实是否可以否定,这是个问题。几个人都听信谣传,说集市上有老虎,你是否必须承认,永远承认?中国妇女裹小脚,曾被认识一种美,一时间大脚女人嫁不出去,你的母亲和姐妹是否现在还是裹小脚?生产力水平在不断提高,社会在不断发展,人们的认识也在不断发展,人类社会因此而前进。对人们普遍接受的事实不容否定,那么人类现在的生活方式就只能还是茹毛饮血,现在的生产方式就只能是刀耕火种。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之一。其次,“人们普遍接受的事实”,要看是在多长的路历史阶段中,在怎样的历史条件下。在大跃进的历史条件下,钱学森那样的科学泰斗,也说出了什么小麦可以亩产万斤的昏话;在文化革命的了历史条件下,在中共八千万党员的代表大会上,对前国家主席刘少奇被以“叛徒内奸工贼”的罪名开除出党的决议,只有陈少敏一人投反对票,也就是说,刘的莫须有的罪名一时间成了人们普遍接受的事实“;看过希特勒统治时期的纪录片,那种集会的盛典中,群众热烈欢呼,狂欢不已的情景,只有我们的文革可相比肩,希特勒的统治是一时间“人们普遍接受的事实”……在这里,《基石》一文的思想方法,完全是用静止的观点看问题,孤立地看问题,用静止的观点,用孤立的观点规范别人,是完全违背马列主义哲学的基本观点的。侈谈什么抵制“历史虚无主义”,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是历史唯心主义呢?

    向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发难,始作俑者是梅华宁。《基石》作者在梅的基础上,提出了抵制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的原则,即“树立对历史的自觉和自信”“规律性原则……揭示历史的客观规律””正确性原则……要讲求政治的正确性已有学者一针见血的指出,要评价毛泽东治下的那段历史,很简单,只要公布历史档案即可。在庄严的历史的客观事实面前,一切水落石出,答案自明。因为那是历史,历史事实的确认是历史研究的前提。回避这个前提,一切这主义那原则,都是侈谈,空谈,欺人之谈。试问,你能对一段段冤狱遍地,尸骨成山的历史保持”自信“吗?在和平时期,不许农民自由生产,对他们实行军事化管理,强迫他们砍树毁林,砸锅铸铁,去追求梦呓般的虚幻目标,以至几千万人惨死,是人类发展的客观规律吗?你要揭示什么样的“历史的客观规律”呢?至于所谓'政治的正确性",谁说了算?自然总是作者和作者所代表的势力说了算。罔顾历史事实,先入为主的强调这种研究历史的所谓政治的正确性,已经不是学术研究的态度,而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要求,指令,规定,作者的专制思维,霸王面目,在这里暴露无遗。

  往浅里说,离开了客观事实,要求对历史的所谓”自信”,“揭示历史的客观规律”“讲求政治的正确性“,等等,都只是一种主观态度,一种欲强加于人的主观态度,是彻头彻尾的历史唯心主义。

  《基石》在对所谓历史虚无主义举例时说,“20世纪70年代后期,在粉碎“四人帮”之后,又出现了一股以清算“毛泽东思想”为目的的思潮。其突出表现在于极力贬损和攻击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全盘否定毛泽东领导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作用”,其矛头指向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指向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已明白无误。因为,这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就是从真理标准的讨论开始的,从否定“两个凡是开始的!

  批判所谓历史虚无主义的问题,已经超出了学术范围。“虚无”也好,“自信”也好,对毛泽东之下的那段历史的评价,已经成为当下中国向何处去绕不过的坎儿。建议有关方面以此为契机,就所谓批判历史虚无主义展开朝野互动的大讨论,公开历史档案,让整个民族形成共识,轻装前进。它的意义当不亚于当年的真理标准大讨论,在民族复兴的伟大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